无极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富豪继承人李凡 >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一刀断山
    在神境千年未出的情况下,半神,就代表了武者的最高境界,对这个同样有百年未出,但却有希望达到的境界,唐州一直心怀向往。

    但最终,唐州也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场战斗过后,无论自己是输是赢,修为都会倒退,这辈子,恐怕再也无缘半神。

    “既然到不了半神,那就借这龙脉之气,让我来好好感受一下,半神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唐州一声怒喝之下,有样学样的轻抬右手,顿时,龙脉之气汇聚,一柄栩栩如生的盘龙长剑瞬间出现。

    刀与剑的碰撞,在这一刻,令天地都为之色变,九街山脉上原本蔚蓝的天空,在这一刻竟变成了红黄相间的异象。

    金色的龙脉之色,和血红色的杀气不断交错,天空下,握刀的李凡,也在和持剑的唐州不断交错着。

    山脚下的人群,早已被这场战斗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众人,已经和最初看不见山尖详情的烦躁不同,在天象开始变化的时候,所有人都惊骇欲绝。

    “半神境竟如此恐怖吗?连天象都能改变?”

    略微知晓一些信息的马大师抬头,毫不掩饰心中的惊愕。

    “李凡的实力是半神无疑,那唐州竟也能借助龙脉之气发挥出半神实力,今天这两人,谁胜,谁就能坐稳这华国武道第一人的宝座了!”

    宋铭仰着脖子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山尖,开口断言道。

    实力深厚的他,目力自然也不是那些普通人能比的,山尖的战斗,他还能勉强看个仔细。

    当然,并不是他的目力不够才勉强,而是李凡和唐州两人的动作都太快了,快到即便是他这个内劲宗师,想要完全看清两人的动作都极为勉强。

    “唐家蕴养这龙脉数百年,竟有如此威力,不妄唐家数代人苦守九街山脉啊!”

    这一刻看着天上的异象,便是郑清这个普通人,都为之心神向往。

    山尖上,伴随着李凡和唐州每一次的碰撞,周围,必然会有或金或红的气流逸散。

    两人手里的刀剑,也不知因为碰撞消散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但每一次消散后,两人的手里很快便会有气流涌动,重新汇聚出一把。

    而在这两柄刀剑不断消散、重聚的过程中,两人周身缠绕的气,也在不断稀薄。

    第一次碰到能与半神一战的对手,李凡打的有些艰难,但也有些兴奋,交手的同时,还不忘开口问道:“我很好奇,郑清究竟卖了什么人情给你,让你要付出生命来与我为难。”

    唐州心知此话是想分散他的注意力,压根没有回答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在两人又一次分开后,气息已很是微弱的李凡突然大笑了起来,让唐州皱眉的同时,心底也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笑什么?”

    唐州眯着眼,看不出喜怒,心下却是悸动。

    “我笑我太傻。”

    李凡摇头,有些自责,更多的,却是欣喜。

    唐州紧皱着眉头,不知道李凡这突然的话语,闹的是哪一出。

    半响,方才听李凡继续说道:“唐州,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,就此罢手,继续做你的东市第一宗师,颐养天年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莫不是犯糊涂了?”

    在动手之前,他的态度就很明确。

    这一战,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。

    郑清的情,他得报,为此他甚至不惜动用九街山龙脉之气。

    现在打了半天,眼看就要分胜负了,李凡却让他回去养老,他如何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怨不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李凡闭眼,深吸了口气,再睁开时,眼中已有了一抹决然。

    只见天空中,那红色的气团,在这一刻,全都向李凡手上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那柄血红色的大刀,在这一刻,开始暴涨,先是十米,二十米,很快,便达到百米之巨。

    唐州的眼神,也凝重了许多,手上金色的长剑未涨,却也吸收了大量的龙脉之气,那剑变得愈发纯粹,宛如实质。

    九街山脚下,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柄血红色的百米长刀,纷纷动容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分胜负了吗?”

    郑清喃喃,神色不由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,他知道,很快,山上的胜负便要揭晓,到时候,他郑家的命运,也将随之揭晓。

    是继续昌盛下去,还是门庭易主,全都在下一刻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人群后方,却是突然有尖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!郑文俊,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孙菲正瞩目在山顶的战场上,身后,却突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,让她不禁惶然失措。

    “嘿!你这贱人,以为有了靠山,就能肆无忌惮吗!”

    郑文俊早已对李凡恨之入骨,现在寻不了李凡的晦气,他便只能来找孙菲麻烦。

    说着,郑文俊尚且完好的左手高高举起,一巴掌,便落在了孙菲的脸上。

    清脆的耳光声,吸引了大量的目光,但所有人都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后,便移开了视线,就连郑清,这会儿也顾不上制止孙子的胡闹。

    他们所有人的心,全都系在了山顶上。

    山巅,李凡手持血红色的百米大刀,双眼带着丝丝兴奋的看着唐州。

    “我方才一直在想,你借九街山龙脉之气而战,如果,我把这山劈了,你还有没有龙脉之气可用。”

    李凡的声音平静,但唐州听了这话,却是双目陡然圆瞪,再不做丝毫迟疑,举剑便向其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李凡的动作却比他更快。

    只见李凡双手搭在那百米长刀上,肌肉一阵鼓动,随即向下一刀劈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大的轰声响起,九街山上,瞬间山体崩裂,无数碎石纷飞,漫天而起的灰尘,竟是遮蔽了半边天。

    山脚下的人群,此时已经被灰尘覆盖,剧烈的咳嗽声,从人群中络绎不绝的响起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灰尘渐渐散尽,人们方才略显紧张的看向九街山脉,但随之而来的,却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“九街山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,郑清喃喃开口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就连宋铭,此时也大张着嘴,语气滞涩:“山……断了?一刀劈断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