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极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富豪继承人李凡 > 第六百三十九章 秦雨菲来了
    慕容长风呵呵一笑:”看来你还不算笨。”

    ”没错,这就是我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”被你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长风坦然的点头,说道:”要怪的话,就怪你父亲罗刹太强大了,强大到我们四大家族不得不找外援。”

    ”三年前的跑路狗,没想到这次回来之后,竟然不仅变得有钱了,而且还变得,神秘而又让人害怕。”

    ”诸葛家,轻而易举被你们李家给灭掉,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”

    ”尤其是诸葛飞,他找来那么多的帮手,可一夜之间,全部人间蒸发,据传言说,是被你爸罗刹给杀死了。虽然,我们不相信这个传言,但是,你们李家的实力,让我们感觉到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”负一层的那些客人,一个个都是自私鬼,罗刹没找上他们,他们根本不会出手帮我们,所以,我要制造一个事端,让你们李家,招惹到他们,让他们发火。”

    慕容长风冷笑着说道:”这就是我的计划啊。”

    ”李凡,像你这样的傻小子,就算你识破了我的计划又怎么样呢?你还不是乖乖掉进我的坑里,一会儿秦雨菲就要来了。难道,你会在秦雨菲的面前,选择对她姐姐见死不救吗?”

    ”价值几十亿的秦家股份,说给就给了秦雨菲那丫头,就连秦老出殡,你都亲力亲为去帮忙,看的出来,你心里装着秦家那丫头呢,我知道李少爷是个有情有义的主儿,所以呢,我们就利用你的有情有义,设计你。”

    慕容长风挑着眉毛,说道:”而且,如今你父亲和邵帅不在省城,你们的实力,应该会大大折扣吧?”

    ”他们不在。如果我们能够得到那些客人的帮助,想必你们李家....”

    慕容长风笑的有些阴险:”我还真有点担心你们那。”

    ”担心我们会输吗?”

    李凡沉着脸说道:”还是多担心下你们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李凡刚说完,电话便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钱叔打过来的,李凡接通了电话之后,便立马说道:”钱叔,这是一个陷阱,要不,我们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样做。会让秦雨菲伤心失望,甚至会让自己和秦雨菲之后产生隔阂,但李凡必须以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李凡不想为了一个女人,而将整个李家,拉入一个陷阱里面。

    钱叔,猴子,玲珑姐...

    他们可都是自己父亲的老朋友,老手下,每一个人,都为自己的父亲立下过汗马功劳。

    自己父亲,欠他们已经够多了,自己可不能再欠了。

    钱叔那边沉默了一下,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:”小凡,你能想到这是一个陷阱,那钱叔,便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”高兴?”

    李凡怔了一下,接着就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也对,自己都能想明白这是一个陷阱,而钱叔那么高智商的人,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

    想必早在自己让钱叔出手帮忙的时候,这钱叔,便已经想到了吧。

    ”小凡,你是不是在里面呢?”

    钱叔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凡点点头:”钱叔,你也到了?”

    ”对,我们马上就进去了。”钱叔说道。

    ”钱叔,这是一个陷阱,要不我们....”李凡有些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李凡很想救,但李凡却不想将钱叔等人推入水火之中。

    ”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小凡,既然我们来了,那人,咱们就要救出来,而且,在路上的时候,我已经请示过老大了,老大说,既然这是我们迟早要做的事情,早点晚点,也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”无非就是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嘛,有什么好怕的。当初跑路的时候,我们承受的暴风雨,可比这些,要强烈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钱叔说话的同时,手机那头,便传来了打斗声。

    而随着打斗声的传来,司徒飞的手机,也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”司徒少爷,有人硬闯,我们要不要报警啊?”电话那头问道。

    ”不用,先拍下他们闹事的视频,留着,以后再说。”司徒飞呵呵笑着,挂了电话之后,对着慕容长风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”我们等的人,到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飞和慕容长风。就等鱼儿上钩呢,如今钱叔的到来,让他们的阴谋得逞,两人自然开心的不得了,立马举起杯子,赶紧碰了一个。

    ”李凡,李家这次败,只败在了一个人的手里,那个人,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慕容长风给李凡倒了一杯酒,一脸感激的说道:”所以呢,我和司徒少爷,都想跟你喝杯酒,跟你表示一下谢谢。”

    ”由衷的感谢。”

    慕容长风和司徒飞,摸着自己的胸口,说道:”感谢李少爷给我们一个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讽刺!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是在赤裸裸的讽刺李凡。

    李凡走了过去,将杯中酒,直接泼在了慕容长风和司徒飞的脸上:”你们觉得,靠着卑鄙的手段,就能赢了吗?”

    ”想赢,还是拿出点实力吧。”

    李凡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长风被泼了酒,冲动的起身,而司徒飞,则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”慕容少爷,干嘛啥事儿都亲力亲为呢,这门口不跪着一条狗吗?难道这条狗,不咬人吗?”司徒飞看了一眼门口的秦小虎,阴险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”秦小虎,有人对我泼酒,侮辱我,你应该看到了吧?”慕容长风看着秦小虎。问道。

    秦小虎点点头,眼中闪过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他就算再傻,也知道慕容长风的意思。

    慕容长风脸色一沉,冷冷的说道:”那还不赶紧给我找回点面子?”

    秦小虎咬着牙,立马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今,他是慕容长风的人,准确点说,是一条狗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照做的话。那等会儿,可能会被慕容长风扒一层皮。

    秦小虎站起来后,朝着李凡便扑了过来,而唐宇轩则在这个时候拦住了秦小虎,一刀子划在了秦小虎的胳膊上,给他划出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”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看着唐宇轩,慕容长风赞许的说道:”我还以为,李少爷带来了一个废物。现在看来,倒也不是很废。”

    司徒飞给门口的人,使了使眼色:”有客人来了,替我好好招待一下去。”

    ”好的,司徒少爷。”

    门口那人,走出包厢的门,便一个个开始敲门。

    整条走廊的包间里,一下子冲出来几百口子人,他们都是司徒飞和慕容长风事先准备好的人。

    目的是为了拦截钱叔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并不想真的拦截住钱叔,只是做做样子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要付出一点牺牲,要不然事后,这负一层的客人,会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这些人,只是为了给那些客人一个交代,到时候,司徒飞会说,你瞧,我的人拦了,没拦下。

    ”秦小虎,如果你输了,一会儿,我会砍掉你两根手指。”慕容长风喝了口酒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凡为唐宇轩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唐宇轩毕竟学功夫没多少天。万一输了?

    这可是自己的好兄弟啊。

    李凡不希望唐宇轩出事。

    慕容长风看着李凡,笑了笑:”李少爷,你心爱的女人马上就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”看来,你身上的伤,是装的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长风掏出手机,打开了一段视频,视频里,是秦雨菲从医院里跑步出来的画面。

    视频是五分钟之前发过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,秦雨菲应该已经在路上了,李凡冷冷的说道:”你的眼线可真多。”

    ”那么多的眼线,还是被你给算计了...”

    慕容长风看了一眼李凡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”秦雨菲装断腿,是李少爷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李凡没有搭理,而是趁机摸了一个酒瓶,朝着秦小虎的脑袋,突然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小虎根本没料到李凡会出手,中招了。

    中招了之后,唐宇轩直接一刀子,捅进了秦小虎的小腹之中。

    秦小虎躺在了地上,慕容长风的脸色,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”废物!”

    慕容长风冷冷皱起了眉头:”真是一个废物。”

    慕容长风狠狠将酒杯一甩,然后眯起眼睛,司徒飞大约猜到了慕容长风的下一步,便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”算了,只是一条狗而已,慕容少爷何必发那么大的火呢?”

    ”您是一头狮子,您要是出手去杀一条狗,那可是折了自己的身价。”司徒飞呵呵说道。

    李凡听得出来,司徒飞这句话,是在暗骂李凡呢。

    李凡也不生气,只是将手里拍好的视频。发送给了果儿。

    ”司徒飞,刚才你沾花惹草的视频,我可全拍下来发给果儿了,不要感激我,我做好事儿,从来不需要别人的答谢。”李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飞听到这话,脸色一下子僵住了。

    司徒家,一直想要依附果儿家,虽然这司徒家对果儿的爷爷有恩情,而且果儿的爷爷也记着这份恩情。

    可一旦果儿的爷爷死了呢?

    恩情也就不在了,司徒家,也便失去了一个强大的靠山。

    所以,要想靠山更加稳固,长久,司徒家一定要让司徒飞和果儿联姻。

    而李凡的屡次搅局,让这段联姻。不断产生崩塌。

    上一次,李凡无心让果儿知道了司徒飞背地里有孩子的事儿,但毕竟那事儿没有实锤,果儿的爷爷也没有计较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,这段视频一旦流传到果儿爷爷的手里,那果儿的爷爷,必定雷霆大怒。

    到时候,这段联姻。也很可能会被取消。

    ”李凡,宁拆十栋庙,不毁一桩亲,难道这个道理,你不明白吗?”司徒飞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李凡呵呵一笑,说道:”明白,但我就是不想我的朋友嫁给一个渣男。”

    ”我这么做,是作为朋友,应有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李凡说道:”还有啊,虽然我不知道果儿的背景有多大,但让你们司徒家如此上心,那肯定不小。”

    ”作为敌人,我也不想看到你和果儿成婚。”

    ”对了,果儿最近跟我走的很近,而且她经常半夜找我聊天,约我喝酒,她如今就住在我的别墅里面,你也知道,近水楼台先得月嘛,万一哪天我忍不住,和果儿发生点什么,这生米煮成熟饭,或者有了孩子,那...说不定啊。我和果儿最后会走到一起呢。”

    李凡说完,这一向沉稳的司徒飞,一下子不淡定了,他猛地一拍桌子,说道:”你敢。”

    ”我有何不敢?”

    李凡呵呵一笑:”这男欢女爱,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”你想阻止?”

    ”你阻止的了吗?”

    李凡轻笑一声:”如果你答应我,现在就放了秦怡然,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。和果儿以后保持距离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