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极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富豪继承人李凡 > 第六百一十五章 穆小白是个废物
    不要相信穆小白的话。”

    邵帅看着李凡问道:“穆小白是不是想买你手上的模板?”

    李凡点点头,说道:“他说我爸没钱了,想出五个亿,买我手里的模板,不过我感觉这个价格,可以再翻一倍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一倍,是十倍。”邵帅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五十亿?”李凡直接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五十亿,我看过这个模板了,这个模板做的非常好,足以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,这种造钱技术,我在国外也曾经见到过,为了抢模板,曾经引发过很多大战,死伤几百人都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利润很大,但钱这个东西,很难仿造,除非遇到高手,这穆小白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,竟然会遇到这么一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邵帅呵呵一笑:“至于模板怎么处理,老板,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,你不用给老大打电话了,按照老大的意思,肯定会是毁掉它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李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造出来的钱,危害的,都是一些老人,还是一些孩子。”邵帅淡淡的说道:“作孽太深。”

    李凡点了下头,说道: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按照李凡最初的设想,本来就是毁掉这个模板。

    过了没几分钟,这穆小白的电话,又打了过来,李凡直接就给挂掉了,然后走到了朱凤斌的宾馆门口前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,朱凤斌看李凡的眼神有些急切:“李少爷,模板拿到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朱凤斌,你差点害死我,知道吗?”李凡白了朱凤斌一眼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朱凤斌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跟我装?那个马仔,差点弄死我。”李凡看着朱凤斌,脸色冰冷:“你到底安的什么心?”

    “马仔想害死你?这怎么可能呢!”朱凤斌不敢相信的看着李凡。

    李凡呵呵一笑:“别那么紧张嘛,我就是试探一下你,按理说,你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马仔,这马仔,你一定信得过,你俩,也一定有着过命的交情才对,可我拿着你的钥匙去找他的时候,他却把我给卖了,你说,我是不是应该怀疑下你?”

    朱凤斌脸色绿了一下,说道:“我没想到他有那么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“马仔并不是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,李少爷。”朱凤斌说道。

    李凡皱了皱眉头:“那你还把这模板放到他那里?”

    “他是画家。”朱凤斌说道:“除了他,我不敢让其他人知道,因为这个模板会引来太多的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模板能够制造出来,这个马仔,有着一半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朱凤斌说道:“本来,我是想看到我妹妹安全之后,才把这个秘密告诉你的,你想造钱的话,除了两个模板之外,最好也把马仔叫上,有他在,你会省心不少。”

    李凡怔了一下,接着释然的说道:“原来他就是画家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那个洗浴中心的老板,只是为了掩盖他的身份而已,那家洗浴中心,真正的老板,实际上是王动大哥。”朱凤斌说道:“马仔怎么样了?你们把他带回来没有?”

    李凡点点头:“我朋友把他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朱凤斌说道:“不要太过于难为他,他是个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死了。”李凡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什么,死了?”朱凤斌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啊,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死之前,没有把身份告诉你们吗?”朱凤斌看着李凡,瞪大了眼珠子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没这个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李凡呵呵一笑,想起猴子杀死马仔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马仔都以为猴子要放过他了,可谁想到猴子会突然开枪呢?

    如果猴子提前数个一二三在开枪,想必马仔肯定就会说出自己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过有模板在就行,只要模板在,假以时日,钱,还是会造出来。”朱凤斌看着李凡问道:“李少爷,我妹妹呢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拿到第一个模板了,那就把我妹妹放了吧,等把我妹妹放了之后,我会带你去拿第二个模板,如果你嫌造钱麻烦的话,我可以给你介绍买家,有人肯花二十亿买这个模板,但是我们不敢交易,之前,无论是王动大哥,还是云哥,都害怕对方会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生意,我们做不起,但你可以。”看着李凡,朱凤斌说道。

    李凡呵呵一笑,随手将写字桌上的卫生纸,放在了地上,然后点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少爷这是干什么?”朱凤斌有些迷惑的看着李凡问道。

    李凡看着朱凤斌问:“这个模板,怕火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怕。”朱凤斌点头。

    李凡立马掏出了模板,丢入了火中,当时朱凤斌像是疯了一般,想要抢夺,可被李凡一脚给踹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李少爷,你是不是疯了。”倒在地上的朱凤斌,一脸狰狞的看着李凡。

    在朱凤斌的眼里,这个模板,可是价值十个亿啊。

    即便他拿不到十个亿,也不想看到这十个亿被火烧掉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掉进钱眼里了吧?什么钱也赚,你知不知道这假钱大部分都落到了什么人的手里,坑了什么人?大都是小摊小贩上的老奶奶,老爷爷,他们卖点水果,青菜,容易吗?”

    李凡皱着眉头,冷冷的说道:“这些老人,一天才赚多少钱?如果被你们的假钱坑以下,就很可能给坑出病来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看着朱凤斌,李凡咬着牙说道:“你这种人,真该死。”

    朱凤斌根本听不进去这些话,他只是撇撇嘴,从地上慢慢坐了起来:“李少爷,我妹妹呢?”

    李凡说道:“你妹妹不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如今,模板已经被毁掉了一个,就算朱凤斌拿到另外一个模板,李凡也不担心了。

    这模板只有一个,就等于是废的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可言。

    朱凤斌瞪大眼睛看着李凡:“李少爷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说我妹妹不在你的手上,可刚才我明明听到我妹妹在电话那头喊救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电话录音而已。”李凡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朱凤斌咬紧了牙关,拳头紧紧攥了起来,他眼睛红红的看着李凡,恨不得要将李凡杀死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救下我妹妹,我妹妹被穆小白的人带走了,对不对?”朱凤斌问道。

    李凡点了下头,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”

    得知自己被耍了之后,朱凤斌直接扑了过来,可受了伤的朱凤斌,怎么可能是李凡的对手。

    李凡三下五除二便把朱凤斌给制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我知道你想杀了我,可杀了我有啥用啊,难道我死了,你妹妹就会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李凡呵呵笑道:“你妹妹被穆小白的人抢走,都是因为你作孽太深,明白吗?干的缺德事儿太多了,这人啊,早晚会遭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答应你,我会救出你妹妹。”

    李凡说道:“明天,你带我去成云的出租屋里,然后拿到另外一个模板,咱们拿着模板,去交换你妹妹,我相信对方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他们不答应呢?这一块模板,对方怎么可能答应?”朱凤斌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答应,就一拍两散,你别要你妹妹了,他们也甭想要模板了。”李凡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朱凤斌又要动手的时候,李凡用手指着他的鼻子说道:“你最好别乱来,如今想救你妹妹,你只能靠我,而我刚才说的,也是唯一的办法,明白不?”

    李凡说完之后,便直接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屋子里并没有任何通讯设备,李凡也不担心朱凤斌会逃走。

    朱凤斌不断地用手拍宾馆的门,像是疯了一般,但李凡并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李凡找来了医生,对着他说道:“给他打个镇定剂,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之后,李凡便钻进了车子,朝着医院那边而去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李凡看到了陈浮生,正一个人坐在医院的门口,抽着烟,看上去心情十分的低落。

    李凡下车后,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几十个烟头,你至于吗?”李凡看着陈浮生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陈浮生抬起头,看了一眼李凡:“李少爷,我想报仇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浮生站起了身子,将手里的烟,直接攥成了粉末,李凡能感觉到陈浮生的愤怒。

    李凡点点头,说道:“仇,我们一定会报,但不可鲁莽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陈浮生说道:“我如果鲁莽,现在就去找穆小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把我的人,每个人都切掉了一只耳朵,我草他妈,等见了他,我一定弄死这个狗日的。”陈浮生一脸愤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凡对着陈浮生说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肚子里有火,但你要压一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啥事儿吧?”李凡叹了口气,问道。

    出了这样的事情,李凡也很自责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,我给朱本他们,每个人拿点钱,算是补偿了。”李凡拍了拍陈浮生的肩膀,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,是他们办事不利,既然没完成任务,那我们也没脸拿李少爷您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朱本他们,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他的身上,挨过好几个子弹呢,一个耳朵而已,他心里一点事儿没有,李少爷你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像他们这些人,没有一个好爹,就是马前卒,就算有一天被人崩了胳膊或者腿,都是很平常的事情,我看的很开,他们看的也很开,我只是受不了这份委屈而已。”陈浮生说道:“我竟然栽在了穆小白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一个富家子弟,就是他妈一个窝囊废,废物一个,他竟然敢动我的人,卧槽”陈浮生越说越气。

    “别小看了穆小白,他是胆子小了点,看上去也没什么本事,但是,他的城府很深,手段也很卑鄙,更何况,这里是他的地盘,你输给他,不很正常吗?这一次不仅仅你输了,而且,我也输了。”

    李凡对着陈浮生说道:“穆小白没你想象中那么不堪,你要正视他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给我下跪叫爷的垃圾,我需要正视这种人?”

    陈浮生不屑道:“他本来就是一个废物,他要真有本事,干嘛不接我的电话,或者不直接废了我,我看他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李凡看着陈浮生,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“陈浮生,在你眼里,你是不是觉得穆小白屁都算不上?”李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他在我眼里,算不上对手。”陈浮生呵呵笑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入狱的?”李凡反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