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诸天万界之帝 > 第四十章 哪个时代都有汉奸
    倭寇以往烧杀抢掠的对象都是普通的老百姓,即便是偶尔遇到官兵清剿,也有本地乡绅通风报信,不但可以从容逃走,有时候还可以设下陷阱对付官兵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官兵损失惨重,就显得这些倭寇战斗力很强。

    但是用屁股都能想得到,现在的日本是什么社会?吃饭都有问题,这些日本浪人的战斗力能强到哪去?还能比得上正规军?后来的朱纨,到俞大猷再到戚继光,只要是正儿八经打倭寇的,哪个不打得倭寇哭爹喊娘?很多时候,不是倭寇难对付,而是内部出现了问题。能打仗的都被弄掉了,剩下的就算想打为了乌纱帽也不敢打,也打不过。于是沿海边防年年糜烂,不堪一击,成了倭寇和海盗的天堂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叶君直接跳过本地官员,没有走漏一丝消息。同时动用武林人士,个个都是高手,相当于是一支特种兵,再加上佛朗机炮这种最先进的火器,这些倭寇还拿什么抵挡?

    这就是一场屠杀!

    山寨之中,大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隐隐有呜呜的哭泣声传来。

    角落里,几个人披头散发,浑身衣服破破烂烂,有的仰天大哭,有的满脸傻笑。竟然全部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火炮这玩意,倭寇只听说过,哪遇到过?一炮下去就给干蒙了。后面接连几十炮,剩下的倭寇,没死也大多数都给干傻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全都吓傻了!废了!”林震南摇头道。

    叶君挥挥手,道:“全都剁了吧,把脑袋带回去做成京观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钢刀落下,一个个西瓜大的脑袋滚了下来,脖子上的血柱像是喷泉一样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!我没疯也没傻!”

    忽的,角落人堆里爬出来一人,这人的衣着发型竟然是汉人打扮。这人原本想装疯卖傻混在人堆里,但是见一个个人头落地,终于忍不住惶恐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倭寇,我是汉人,咱们都是自己人啊,别杀我!”这人拼命的磕头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是大明子民,为何会和倭寇在一起?”林震南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为什么?自然是为了利益!”朱纨冷笑道,“像他这种为倭寇卖命的人可不少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只是混口饭吃!”这人吞吞吐吐,“我原本是宁波的一个秀才,前些年遭遇倭寇掳掠到此,这些倭寇很多都不懂官话,就让我做翻译。”

    “仅此而已吗?”

    “我熟读兵书,熟悉地形,偶尔也帮他们出出主意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军师了?倭寇烧杀抢掠来去自如,看来也有你一份功劳啊!”叶君眸中寒芒闪烁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狗汉奸!杀了这个狗汉奸!”不少人纷纷怒喝。

    一旁的朱纨也怒声斥道:“你身为读书人,不思忠君报国,却为倭寇为虎作伥,残害百姓,你对得起列祖列宗,对得起圣人的学问吗?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这才是我们读书人应该做的!”

    “读书不就是为了奔个好前程吗,哪管是为谁办事?”这人觉得朱纨小屁孩一个太天真了,什么理想,什么为国为民?那都是说给别人听的。读书不就是为了自己过得更好吗?只要能过的更好,管他在哪过,又是给谁办事?

    果然,不管是哪个时代,都有汉奸!在一百年后,一个叫范文程的汉奸也是如此,明明是个读书人,却给建奴出谋划策,残害大明百姓的办法一条接一条。在几百年后的那场中国最为惨烈的战争中,同样也诞生无数汉奸,那些汉奸明明都是遭受了侵略,可不但不思报仇,反而成了带路党,为小日本出谋划策,对付自己的同胞一个比一个狠。甚至到了太平盛世,老百姓安居乐业的时代,依然有很多汉奸,天天吹嘘他们主子的生活,贬低自己的国家,甚至某精日网红,明明是川地人,却自称东京人,还堂而皇之的把“东亚病夫”的牌子挂在家里。

    “身为读书人,不思量造福社会我不怪你,不求改变天下不公我也不怪你,不为大明奋斗我依然不怪你。但是,有一条底线,那就是不能投敌当汉奸!叶君杀意沸腾。

    这人浑身发颤,只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冰窟窿里面,连寒毛都竖起来了,急道:“别杀我,我对你们有用,我知道倭寇的钱财在哪!”

    “说出来,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!”

    “不行,除非你们放了我,否则我不会说的!”这人觉得自己抓住了叶君的弱点。他虽然不知道叶君一行人的身份,但是在他看来,无利不起早,这些人跑来攻打倭寇,还不是为了发财吗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你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叶君手中寒芒一闪,一颗人头冲天而起,脸上还尽是茫然和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到死,这人也不相信,叶君竟然不在乎倭寇的宝藏。

    “连你一个汉奸都能知道钱财藏在哪,还能是什么隐秘的地方?”叶君冷笑,下令道:“所有人,给我仔细搜!”

    很快福威镖局的人就有了发现。

    几个大箱子被抬了出来,里面装满了金银珠宝,价值只怕不少于百万两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只是一部分,更多的财宝肯定被倭寇运回老家了!”朱纨轻叹。

    猜也猜得到,倭寇在沿海富庶之地烧杀抢掠这么多年,怎么可能只有这点财富?恐怕十分之一都不到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大名的财富怎么能流落他处?暂且在日本寄放一段时间,回头再一一清算,区区钱财算什么?连日本都是大明的!”

    叶君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着安慰了一句,旋即抬头看向东方。

    东方微微泛起了鱼肚白,海上的日出总来的比内陆更早一些。

    岛上的喊杀声已经渐渐消弱,可以料想,应该是那些海盗的据点都被定逸师太等人扫平了。

    果然,当太阳升起落下第一道金光的时候,远处已经可以看到有人影在往这边赶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腰间都挂着头颅,嘻嘻哈哈,神情兴奋,看样子对收获很是满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