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诸天万界之帝 > 第三十七章 学生朱纨,拜见大人
    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钱塘自古繁华。

    自秦汉设郡县以来,钱塘就是江南有名的繁华之地。在经历了直把杭州作汴州的南宋之后,钱塘更是纸醉金迷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远远望去,朦胧的烟雨中参差坐落不少于十万户人家。

    然而,如此繁华之地,却家家户户大门紧闭,在黑压压的乌云之下,显得十分萧条。

    西湖之上,细雨如烟。

    往日灯火通明的金钗楼今天也是门可罗雀,只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入座。看这些年轻人的打扮,应该是都是学生士子,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二楼靠窗的一个雅间,从这里一眼望去,尽览西湖美景。若不是最近倭寇来了,生意不好,这样的雅间早就排到三个月后了,根本就订不到。

    此时,雅间中,三个年轻人对坐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正是叶君,左右手边的则是雨化田和林平之。

    叶君浅浅的抿了一口杯中之酒,琥珀色的液体晶莹剔透,来到了浙江,自然要尝一尝此地最好的花雕酒。

    当日离开少林之后,他一边发布江湖召集令,一边日夜兼程赶来浙江。如今,只需等那些江湖中人赶来,就可以开始清缴倭寇了。

    座下雨化田轻笑道:“公子,咱们这位岳千户果然是个人才,现在我对他都是佩服得紧啊!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叶君微微挑眉,诧异道:“他真的选择了辟邪剑法?”叶君本以为他会选择少林绝技,没想到老岳也是个狠人,对自己也是够狠啊。”

    见雨化田点头,叶君轻叹道:“看来,岳不群急了。如今,西厂扩大规模,他担心自己的地位动摇,所以急着提升实力。而且想要用这种方式,向我们表示忠心。”

    毕竟,雨化田也练了辟邪剑法,岳不群不难猜到西厂是一个什么机构。尤其是雨化田一直以来都表明了一个态度:切了才是自己人!

    一旁的林平之默默低着头扒拉米饭,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辟邪剑谱其中奥妙,心中也是犹豫不决。这些天他跟随在叶君身边,也是深深的感受到了实力不足,想要快速提升实力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修炼辟邪剑法。但是,作为男人,世上有几个能像岳不群那样,连自己兄弟都下得去手?

    叶君见林平之神情落寞,也猜到了他的心思。对于林平之,叶君还是比较看好的,也没有打算让他加入西厂。林震南此人,为人圆滑,搞人际关系还行。但是不堪重用。林家的势力迟早还是要交给林平之去管理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忽的传来了一阵喧哗:

    “倭寇屡次犯境,如今已经打到钱塘来了,我们的卫所竟然连一次有效的阻击都没有,简直就是无能!当今天子不问国事,对倭寇入侵不管不问,不顾百姓死活,反而去炼丹,求长生,真是昏君!”

    “子纯,你喝醉了!莫谈国事!”

    “身为读书人,不关心国家兴亡,读书有什么用?只为当官发财吗?”那道声音更加高昂起来,“区区倭寇,弹丸之国就能打的我们的卫所溃不成军?我不信大明军队堕落到如此之地。还不是那群蛀虫,想要借机敛财,收刮民脂民膏?倭寇在前面抢,他们在后面抢。他日我若做官,必定清除这群蛀虫,扫平倭寇,让大明海岸永不受侵略。……”

    “朱子纯,你不想活了!”旁边有人大惊,急忙去捂他的嘴:“谈论朝廷没事,谈论皇上他也听不到,大明不以言论治罪。但是你得罪那些官绅老爷就是找死啊,你不想在浙江混了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的?反正我不是本地人,大不了回老家去。本以为钱塘文风兴盛,士子眼界开阔,忠心报国,却不曾想也都是阿谀奉承,不敢说真话之辈!羞于你们为伍!”

    雅间之中,雨化田见叶君沉吟不语,眼中闪过一丝厉色,问道:“公子,要不要我教训教训这些狂徒?”

    “教训谁?”叶君面色陡然一沉,道:“大明不以言论治罪,更何况,他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叶君在对面又摆了一个杯子,吩咐道:“去把那个朱士子请上来!”

    雨化田见此心中一惊,知道,这是让他真的“请”。

    楼下,一桌五六个年轻人争论不休,个个酒意上涌,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雨化田快步走了过去,说道:“敢问哪位是朱士子?”

    所有声音戛然而止,目光都落在了其中那个最为年轻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学生朱子纯,敢问阁下找我有何事?”这人年纪不大,看其嘴唇的绒毛才刚刚长出,年纪不过十五六岁,但是气势不凡,绝非池中之物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学生,雨化田懒得放在眼里。但是得了叶君的吩咐,知道此人入了圣上的眼,将来说不定飞黄腾达,心中也想打好关系留个好印象,客客气气道:“我家公子听说朱士子才学果然,有事想要请教!”

    “你家公子是谁?”朱子纯皱眉,自己一直待在书院,除了同学,在钱塘并不认识别人。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此时就在二楼雅间,还请朱士子移步!”

    朱子纯还在犹豫当中,其他学生纷纷叫道:“能上二楼雅间,肯定是个大户,子纯,咱们可要沾你的光了!”

    一众学生兴奋不已,他们都是穷学生,也是趁着金钗楼生意不好才能来打打牙祭,但也只敢在一楼大厅消费,二楼可是从来没上去过。现在正好借机会打秋风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们公子只请朱士子一人!”雨化田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我们一起来的,凭什么只请他朱子纯?我们的学问又不比他差!”一众士子纷纷不满起来,都觉得雨化田目中无人,一个下人,竟然看不起他们这些学生!

    朱子纯这时也不好上楼了,虽然心中希冀,但还是摇摇头道:“我们都是同学,既然不能上,那我也不去了,贵公子若是真有心,还请下楼一叙!”

    雨化田面色陡然一变,自家公子什么身份?若不是叶君吩咐了,他可没这么好的脾气。

    “朱士子,我看你的同学也未必真的想去。”

    雨化田转头对其他人掏出一物,皮笑肉不笑,道:“各位真的要去吗?”

    锦衣卫!

    三个明晃晃大大字让一众士子差点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!没想到此人进入是锦衣卫,那刚才的话肯定全被对方听到了。

    都怪朱子纯胡说八道,把锦衣卫招来了。锦衣卫肯定是抓他去问罪,幸好我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众士子瞬间酒意全无,面无人色,连连后退,道:“大人说笑了,先生布置的课业还没完成,我先回书院了!”

    “我嫂子生孩子,我要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脚底抹油,眨眼间就溜得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朱士子,你这些同学有点靠不住啊!”雨化田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真的有事吧!”

    朱子纯心中也忐忑不安,万万没想到,自己酒后说几句话竟然把锦衣卫招来了,只能心中给自己打气:我行的正坐得直,大明不以言论治罪,没什么好怕的!

    跟在雨化田身后上了楼,便见一年轻男子坐在首位,心知此人便是对方所说的公子了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上前一步,行礼道:

    “学生朱纨,拜见大人!”

    PS:求推荐票!大家有没有推荐票!帮忙投一下!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