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诸天万界之帝 > 第十五章 没收作案工具(为红尘客小姐姐加更)
    江湖中,打打杀杀,生死有命,这是常有的事情。也没有谁会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但是,采花可不一样。不管是在哪,采花贼都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尤其田伯光这人,喜欢仗着功夫高强,抢夺民女,事后还喜欢炫耀一番,更是让人恨得咬牙切齿,深恶痛绝。田伯光这次抓了仪琳还没有侵犯她,可不是看令狐冲的面子,而是想要等到恒山派的人来了,在她们面前好好炫耀一番。否则,区区一个令狐冲,岂能纠缠住他?

    叶君说的没错,田伯光就是一个淫贼。哪怕田伯光再怎么信守承诺,武功高强。依然掩盖不了他奸淫掳掠,强抢民女的事实。令狐冲和田伯光称兄道弟,这就是不辨是非,没有是非观。实属任意妄为。

    叶君冷笑道:“令狐冲,广交好友,是不分贫富贵贱,不论身份高低。而不是不看对方的人品,行事。你若是和一个淫贼交朋友,帮了他,就等于是害了无数良家女子。”原著中,田伯光虽然后面改过自新,但那是被不戒和尚阉了逼不得已。叶君可不相信在和令狐冲做朋友那么长的时间里,田伯光真的忍得住没有行采花之事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纷纷附和,传出阵阵叫好之声。

    这下,令狐冲更是面色苍白,连连后退,连站都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令狐冲觉得江湖,就是快意恩仇,快活就行了。管他好人坏人,看得顺眼就能交朋友。看的不顺眼,管他什么名门正派都是屁话。

    可现在,面对周围一道道鄙夷的目光,令狐冲的信念被冲击得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吗?可我只是想交几个知心朋友。人生难得一知己,怎么会错呢?”令狐冲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叶君摇了摇头,淡然道:“我交朋友,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。因为好人可以变坏,坏人也可能有迫不得已的苦衷。但有一点,那就是做人一定要有底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君低下头看着田伯光,一字一句道:“想女人很正常,天下各处都有青楼,可以任由你花天酒地,可你却偏偏要做采花贼,这就是没有底线,说难听点,你连个人都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哼,哪有那么多大道理,这世界,无非就是弱肉强食,拳头大的说的算。”田伯光自知今日恐怕难逃一死,冷哼道:“你实力比我强,所以你才能把我踩在脚下。我武功比那些人强,为什么不能抢他们的老婆和女儿?要是我武功比你强,我连你老婆,你妹子一起抢了!”

    什么义气,什么豪爽,全都是装的。这才是一个采花贼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雨化田勃然变色,怒叱道:“你这混账东西,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对于田伯光的咒骂,叶君也不以为意,漠然道:“你猜猜,若是你没有了武功,成了一个普通人之后,那些曾经被你欺辱过的良家女子,会不会把你给活生生的给吃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田伯光仿佛遇到了什么极为惊恐的事情。浑身的肌肉,剧烈的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田伯光整个人就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瘫在地上。双目无神,失声道:“我的武功……我的功力全没了,你好狠毒的功夫,难道是吸星大法……”

    吸星大法!

    四个字一出,顿时四周响起阵阵惊呼之声。

    十多年前,吸星大法可是震惊了整个武林。当时的魔教教主任我行使用这门狠毒的功夫,不知道吸光了多少正道人士的功力,差点称霸武林。

    难道此人是任我行?

    不对,年龄对不上!

    而且,魔教教主现在是东方不败,据说任我行早就死了。难道是任我行的传人重现江湖?如此一来,岂不是说,魔教也来到了衡山?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心思各异。有人恍然大悟,心道,这小子如此年轻功力如此深厚,原来是吸星大法这门邪功,果真恐怖。也有人暗中溜走,要赶紧把这里的消息传给师门。吸星大法重现江湖,魔教来了衡山,一定要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在二楼一座雅间,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女子听到“吸星大法”四个字,眸中一丝凌厉的杀意一闪而过,起身推开房门,徐徐走下楼来。

    吸功大法被误认为吸星大法,叶君也是微微一愣。不得不说,这两门武功确实有很大的相似之处。不过吸功大法更为高级而且没有弊端。相比之下,吸星大法就是缩减版的吸功大法。倒是有点类似于葵花和辟邪。

    难道,吸星大法就是残缺版的吸功大法?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任我行出名于二十年前,正是朱无视得到吸功大法的时候。不排除朱无视为了掩盖吸功大法,故意传出了残缺版的吸星大法的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,对此叶君没有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一旁的雨化田知道叶君修炼的是吸功大法,眼见田伯光的功力尽失,已经没有了作用,便出言道:“公子,这家伙死不足惜,还是让我来杀了吧,免得脏了您的手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却见叶君陡然板起了脸。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,别忘了我们的身份。怎么能随便杀人呢?”

    只见叶君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一切都要依照法律办事,他犯了什么罪,我们就怎么处置他,要秉公执法知道吗?怎么能胡乱杀人!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迷惑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是魔教的吗?怎么跟官府一样,还要秉公执法?什么时候,魔教也这么专业了?

    岳灵珊和林平之倒是知道叶君是朝廷的人,只是不知道,叶君要如何审判田伯光,都痴痴的看着他,等待他的判决。

    只见叶君煞有其事地数了数手指,面带苦恼道:“说他杀人吧,我们也没看见。现在只能告他一个掳掠民女,采花之罪。既然是采花,罪不至死,那就先没收作案工具吧。至于杀人之罪,回头收集证据再还那些死者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没收作案工具!

    不少人先是一愣,等反应过来之后,整栋楼都轰然爆笑。

    岳灵珊有些不解,悄声问道:“林平之,叶……大人什么意思啊?什么作案工具啊?”

    林平之缩了缩脖子,觉得胯下有些凉,连退了几步才道:“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就不说,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    岳灵珊转过头,恰见雨化田手中长剑挥落。

    剑光闪过,旋即,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就滚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田伯光痛彻入骨,满地打滚,一双桃花眼如死鱼一般恶狠狠的瞪出,指着叶君喉咙里不断发出嘶吼:“你好狠……好狠……不如杀了我……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一个采花贼来说,没有什么,比被人阉了更痛苦了!这是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。

    PS:感谢书友东方舉打赏200起点币。这一章为本书第一个舵主“红尘客”加更。感谢各位。没有打赏不要紧,大家记得投下推荐票啊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