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诸天万界之帝 > 第十章 岳先生,等你很久了
    从送信给青城派,再到安排岳灵珊和劳德诺假扮茶铺父女,挑起林平之和余人彦争斗,害死余人彦,激怒余沧海。

    同时暗中阻拦福威镖局逃跑,拖延时间直到余沧海到来把福威镖局灭了。因为没找到辟邪剑谱,又收林平之为徒,假意帮其报仇,趁机套取辟邪剑谱所在,还让余沧海背了一口好大的黑锅。

    可谓是一环接一环,不得不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也难怪最后华山派能一统五岳剑派。如果不是令狐冲开挂,甚至连魔教都被岳不群给灭了。

    老岳虽然是个伪君子,但确确实实是个人才!

    如果没有收服林震南,福威镖局灭了也就灭了。

    但是,林震南刚刚投诚,连辟邪剑谱都献上来了,要是再让林家被岳不群算计,岂不是打脸?

    叶君环视一周,感知周围每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既然你不出来,那就引你出来!

    叶君冲雨化田轻轻点头,让其将手里的袈裟展开,长笑道:“辟邪剑谱在此,既然是为了剑谱而来,有本事便来取吧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忽的一道人影从房顶爆冲而来,其身后隐隐响起一道低低的惊呼,隐约可以听到“师兄”二字。

    这人是个男子,面容被黑巾蒙住,但是从其花白的头发可以看出这是个老者。

    此人轻功不俗,从几个镖师头顶掠过,直冲雨化田而来,目标很明确,就是袈裟。

    “好胆,害死我的人还敢现身!”林震南一个转身,绕到老头的背后,手中长剑已然出鞘,朝对方背心直刺而去,正是他家传七十二路辟邪剑法的第四十六路“花开见佛”。

    好剑法!

    四周的镖客纷纷叫好。林平之更是想道:平时我和爹爹练招,这一招根本避无可避,此人死定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幕却让林平之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却见那老者面对林震南的绝招,竟然头也不回,手中一柄单刀反手一挥,便听到精铁折断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半截铁剑斜斜的插在林平之的脚下,让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林震南的兵器折断,心中苦笑,自己这剑法果然是假的,平时对付小毛贼还行,遇到高手却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好在那老者的目标是辟邪剑谱,对林震南不管不顾,否则,只需反手一刀,就能将林震南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老者冲到了雨化田的面前,一只手直接朝袈裟抓去,另一手持刀,如开山之势力劈而下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惊呼。

    这人武功高强,连林震南都不是一合之敌,这个小白脸死定了。

    众人似乎已经预见了雨化田被一刀劈成两半的惨烈情形。

    哪知道,那气势如虹的刀锋在雨化田面前三寸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竟然是被两根手指给夹住了。

    众人难以置信的擦了擦眼睛。出手的人正是白天他们总镖头跪地迎接的那位大人。

    原本一众镖师见林震南对官府之人卑躬屈膝还不以为然,可现在才明白,此人不只是官大,武功也高。

    林震南不是一合之敌的高手,竟然被这位大人两根手指给挡住了。这位大人的武功又是何等的恐怖?

    同样吃惊的还有蒙面的老者。

    他早几天就来到了福州,也暗中观察过福威镖局的人,知道这些跑江湖的武功平平,可现在从哪冒出这样一个高手?

    难道这是故意做的一个局?

    蒙面老者心中大惊,长刀挥舞,如疾风暴雨一般洒落。

    “漫天风雨!”

    他这一招只为迷惑敌人,同时他的身形疯狂的后退,只想赶紧逃走。

    然而,一只大手无视刀光,从那漫天刀影之中穿过,直接捏住了蒙面老者的脖子,像是抓小鸡一样将其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蒙面老者四肢挣扎,但是很快就失去了力气。

    叶君随手将其丢开,老者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瘫在地上,已经武功全失。

    有人上前揭开他的面罩,林平之一看,忍不住惊呼:“是你!”

    “平儿,你认识此人?”林震南疑惑。

    林平之将下午的事情说了,道:“此人正是那个茶铺老头。他还有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定然早就盯上了我们福威镖局,大家仔细找找,别让他女儿跑了!”林震南转念就明白了,急忙下令。

    “放心,跑不了!”

    只见叶君大手一抓,一股强大的吸力倒卷而出。

    不远处墙角的砖瓦纷纷飞上半空,一道惊呼声响起,紧接着,一道人影惊呼着朝叶君飞来。

    林平之“啊”的一声低呼,见这人满脸凹凹凸凸的尽是痘瘢,正是因她而起祸的那卖酒丑女。

    眼见丑女被叶君吸到半空,黑暗之中一道残影一闪而过,竟是要半路截胡。

    叶君似乎早有预料,长啸一声,手中吸力陡然变强数倍,瞬间将那丑女抓住,另一只手凌空一掌击出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见此眼中闪过一道怒火,同样是一掌迎上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叶君年纪轻轻,武功虽然诡异,但功力是靠水磨工夫的,能强到哪去?

    然而,两掌一交手,黑衣人只感觉一股强横无匹的真气如海啸一般席卷而来。不只是强厚,而且极为霸道。他行走江湖数十年,竟然从未见识过如此霸道的真气,好似天底下一切真气在它面前都要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黑衣之下的面色已然涨红,可在这股真气的逼迫之下还是连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叶君一手拎着丑女,一步步走向对方,笑道:“岳先生,我等你很久了!”

    黑衣人目中惊骇再难掩藏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黑衣人强忍着震惊,故作镇定道,“我只是路过此地。”

    叶君笑了笑,低头看向丑女,嘲弄道:“看来,岳大掌门不想认你这个女儿啊。”

    说罢,伸手在对方脸上一抹。

    丑女脸上乌黑斑驳的痘癫全部脱落,露出一张雪白的脸蛋。虽然是夜晚,月色朦胧,但还是可以看得出少女容貌俏丽,气质不俗,绝非普通人家的女子。

    周围响起阵阵惊呼,众人窃窃私语。林平之更是看得失神,完全没想到,白天丑女竟然如此漂亮。

    “爹爹!是你吗爹爹?”岳灵珊自己也有些不敢确定的看着对面的黑衣人,她并不知道爹爹也来了福州。

    可是面对岳灵珊的求救,黑衣人丝毫不为所动,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叶君一手拎着岳灵珊,一面笑眯眯的看着岳不群,道:“岳掌门,谈谈吧。既然是为了辟邪剑谱而来,把剑谱给你也不是不行!”

    闻言,黑衣人的目光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PS:求票!推荐票!啊啊啊啊,推荐票怎么会一天比一天少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