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诸天万界之帝 > 第八章 辟邪剑法(求收藏)
    和风熏柳,花香醉人,正是南国春光漫烂季节。

    福建省福州府西门大街,青石板路笔直的伸展出去,直通西门。一座建构宏伟的宅第之前,左右两座石坛中各竖一根两丈来高的旗杆,杆顶飘扬青旗。右首旗上黄色丝线绣着一头张牙舞爪、神态威猛的雄狮,旗子随风招展,显得雄狮更奕奕若生。雄狮头顶有一对黑丝线绣的蝙蝠展翅飞翔。左首旗上绣着“福威镖局”四个黑字,银钩铁划,刚劲非凡。

    眼见天色已晚,不再会有人来走镖,门口的汉子正要关门,忽的街道尽头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传来。

    两匹高头大马疾驰而来,待到门前丈许,两道缰绳紧紧拉住,两匹马的前蹄高高扬起,正好落在了台阶之上,可见骑术之精湛。

    “福威镖局的总号,是这里没错了!”叶君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这两人,正是日夜兼程赶来的叶君和雨化田。

    福威镖局的汉子见两人气势不凡,而且他走南闯北都没见过如此雄壮俊朗的马,不用猜也知道两人的身份定然不凡。

    这是有大生意上门了!

    汉子急忙迎上前,笑道:“二位贵人怎么称呼?可是要走镖?我们福威镖局纵贯南方十省,出了名的又快又安全,你们可真是来对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福威镖局的总镖头林震南可在?”叶君早就查清楚了江湖势力,否则也不会肯定这里有辟邪剑谱。

    叶君在调查江湖势力的时候,发现,这不只是天下第一世界,还有五岳剑派,林远图,魔教东方不败等,这是一个融合了众多武侠世界的明朝中期时代。

    而当代的福威镖局总镖头叫做林振南,就是林平之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我们总镖头就在里面,二位请!”

    汉子话没说完,便觉得手中多了一样东西。低头一看,竟然是一块银光闪闪的令牌,同时耳边传来话语:“你把这块令牌交给林震南,他便知道了!”

    这令牌是什么东西汉子不清楚,但是上面锦衣卫三个大字却宛如魔咒般吓的汉子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自古民不与官斗,更别说他们这些跑江湖的,哪个手里没染过血犯过事?平时都是靠着各方打点,民不举官不究。可现在,锦衣卫上门了,莫不是哪件事情发了?汉子沉不住气朝四周张望,心道锦衣卫都来了,前后左右一定已密布官兵,一场大厮杀已难避免,等会我该往哪跑?

    这般想着,耳边却响起不耐烦的声音:“还不赶紧去,误了事情,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汉子战战兢兢,屁滚尿流的朝院中跑去,一边大叫:“总镖头,不好了,锦衣卫来了!”

    在大明,锦衣卫可是声名赫赫。和东厂不一样,东厂一般只在京城办事,只对付官员。

    但是,锦衣卫从朝廷到江湖,从上到下,罗网遍布天下,被锦衣卫盯上的人可从来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顿时,院中鸡飞狗跳。不少人直接准备收拾行李开溜。

    但是也有更多人紧握兵器,他们知道自己和福威镖局脱不了干系,覆巢之下无完卵,就等林震南一声令下,厮杀出去。

    哪知道,林震南虽然惊愕,却镇定如恒,吩咐众人别慌后急急忙忙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众人跟在后面,只见林震南双膝一屈,便跪了下来,向马背上的两人连磕了三个头,朗声道:“草民叩见大人!”

    “进去再说!”叶君一挥鞭子,纵马越过台阶。

    林震南将叶君二人引入厅中,挥手屏退属下,亲自沏茶,行礼问道:“不止二位大人前来有何公干?有用得着小人的地方,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叶君目光微闪,心道这林震南不愧是走镖的,功夫虽然不咋滴,但是做人却是一流。将自己的态度放的如此低,就算是来找麻烦恐怕也找不到借口。难怪林震南武功平平无奇,却能将福威镖局,从接手的四个省,开到现在的十个省。

    会做人的人往往能看得清形势。

    这就好办了!

    叶君开门见山,道:“林震南,你的先祖林远图曾经也是我们锦衣卫的人,但是后来擅自跑到福建来开了福威镖局,不思为朝廷效力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林震南苦笑道:“先祖是锦衣卫不假,却不是世袭,我等后人想要为朝廷效力也找不到机会啊!”

    “现在,就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!”

    叶君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可以做主,让你重回锦衣卫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啊!”

    “属下愿为大人效死!”林震南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福威镖局各地走镖,靠的是上上下下的打点,大把的银子撒出去换来的平安。但是如果有锦衣卫这座大靠山,谁还敢动福威镖局?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叶君满意的点了点头,道:“我也不瞒你,此行我是为辟邪剑谱而来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神情有些尴尬,讷讷道:“大人,先祖的辟邪剑法独步武林,但是我们这些后人资质平平,施展此剑法实在是没什么威力,小的不是舍不得,只怕大人会失望!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们练的辟邪剑法是假的!当年林远图是不是吩咐过林家后人不得动祖宅所藏之物?”

    林震南瞠目结舌,林家的祖训您也能查得出来?锦衣卫真是无孔不入!

    叶君哂然:“那才是真正的辟邪剑法。林远图不想你们林家的人修炼辟邪剑法,所以将之藏于林家祖宅。我本可以悄悄取走。但是以我的身份,不屑做这等小伎俩。而且,念在当年林远图也有功于锦衣卫,所以给他的后人一个立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林震南还能有什么好说的?刚刚加入锦衣卫,连这点心意都舍不得,岂不是半途而废?

    “卑职愿意把剑谱送上,只是……”林震南搓了搓手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叶君看穿他的小心思,斜视嗤笑道:“你放心,我会给你们林家留下一份。不过,只怕到时候你不想学啊!”

    林震南满脸讪讪,低声自语:“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到时候还这么自信!”叶君笑了笑,大手一挥:“你献上辟邪剑谱,我封你为锦衣千户,日后你再立下功劳,成就超过林远图也不是不可能!”

    锦衣千户!那可是跟先祖林远图平起平坐啊。

    今天真是先祖林远图的坟冒青烟!

    林震南神情激动,迫不及待道:“二位大人稍候,小的这就去祖宅把东西取来。”

    望着林震南急急离去的背影,雨化田低声问道:“皇上,区区一部辟邪剑法就把林震南册封锦衣千户,会不会太高了?”

    锦衣千户,那可是正五品的官。下辖十个百户,可统兵千人。一般是重要的府州才有一个千户所。

    “若只是辟邪剑法,当然不值。但是加上福威镖局就值了。”

    雨化田不解,区区一个镖局有什么值得看重的?

    叶君目光深远,看向了海外,道:“神侯勾结东瀛,这些年,倭寇屡屡犯禁,你说他们是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雨化田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倭寇一般都是从福建,浙江登陆。福威镖局立足福州,倒是可以用来抵御倭寇。

    但是,显然叶君的算计不止如此,笑道:“福威镖局遍布南方十个省,又是镖局,跑江湖招兵买马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而且,走镖的最适合打探消息和传递消息。东厂被渗透了,锦衣卫更是烂到了根子里,我需要建立一套全新的班子。不只是锦衣卫,等回了京城,我还要建立一个西厂,彻底清除蛀虫。到时候,你就要多辛苦了!”

    雨化田闻言比刚才的林震南还要激动,连忙跪地谢恩!

    PS:大家有推荐票吗?有的话帮忙投一下啊!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