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极小说 > 科幻小说 > 诸天万界之帝 > 第三章 忠心耿耿曹督主
    大明每天上早朝这个规定是老朱定下的,后代明朝皇帝基本上当做祖制来遵守,直到万历皇帝时期,朝堂被文官把持,皇帝权利大大被约束,上朝和不上朝没有多大区别,于是才有万历皇帝几十年不上朝的事情出现。

    而现在,尤其是对于朱厚照这个年轻皇帝来说,每天上早朝那是基本的,要是哪天不上朝,就等着被文官喷吧。

    所以说,自古当皇帝就不轻松。要么当明君累死在朝上,要么当昏君累死在床上。

    皇帝如此,对于官员来说更甚,上早朝可不是上班打卡,需要提前做好准备的。那些住得远的官员,甚至午夜就要起床准备,穿越半个京城,在凌晨三点之前赶到午门。

    太液池距离皇宫十来里,等叶君一行人进了宫天色已经微微见亮。

    朱厚照住在豹房也不是一两天了,日常行程非常有规律,等他们到了皇宫,早有皇帝喜爱吃的甜点和早餐预备着。

    “曹公公,你也辛苦一夜了,一同吃点吧!”叶君一边吃着,一边对曹正淳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!”曹正淳神情有些惶恐!别说他只是个太监了,就算是王公大臣,又有谁敢和皇帝一张桌子吃饭?桌子,吃饭的地方,你跟皇帝同座,平分了吃饭的家伙,皇帝吃饭的家伙是什么?那可是天下,岂不是要分了这天下?

    叶君笑道:“曹公公你是看着我长大的,亲如帝师,我对你就像是自家长辈,都是自家人哪有那么多规矩?”

    曹正淳噗通一声就跪下了,目含老泪,道:“老奴承蒙皇上看重,那是老奴的福分,鞠躬尽瘁,万死不辞那是老奴的本分。可礼法不能逾越,若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了,抨击老奴倒是不怕,只怕他们借此攻击皇上,影响了皇上的名声!”

    叶君知道,在这个时代,太监的地位那可是想当低,哪怕做到曹正淳这个位置,权倾天下,在其他官员眼中也只是奴才,斥之为阉狗。皇帝重用太监,都会被骂作昏君,要是跟太监一起吃饭,恐怕立即会有人谣言太监祸乱宫廷,那些恪守立法的老古板绝对会跳出来要求杖毙了曹正淳。

    叶君此举也是为了拉近曹正淳,一番话下来,说的老曹热泪盈眶,万死不辞,目的也是达到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老曹坏事做尽,可一心一意为皇帝考虑,这是谁都比不了的。

    叶君也不再强求,胡乱塞了几口,拍拍手道:“这些饭菜温着,别浪费了,等上了早朝回来吃,再分一半给曹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恩赐!”曹正淳急忙谢恩。能得到皇帝的赐食,哪怕是剩饭剩菜也是无上荣耀,更别说不少东西根本没动过。

    随着午门城楼上的鼓声震荡,午门开启,在外等候了一个多时辰的文武百官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但也不是谁都能见着皇帝,至少也是四品以上的官员才能入殿。

    这还是叶君第一次上朝,倒是觉得挺新鲜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,低头行礼,叶君的目光在群臣之中扫过,很快,目光就落在了群臣之首的中年男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似乎有所感应,中年男子抬头看来,两道视线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瞬间,叶君竟然觉得双目微微一痛,宛若被针刺中,同时浑身寒毛炸立,体内的真气下意识要破体而出。好在皇道印轻轻一震,抚平了体内躁动的真气。

    目击如针!

    此人便是铁胆神侯吧,武功果然深不可测!

    叶君心中惊骇,却不知道,朱无视心中也是一惊。刚刚他感觉一道强大的目光扫来,作为一个武道高手下意识的反击,差点忘了对方是皇帝。

    见皇帝没事,朱无视微微松了一口气。不过心中也是提起了警惕,暗道:能无形化解我的目击,看来,曹正淳的武功又有增进,不容小觑。却是把刚才的一切归功在了曹正淳的身上。

    曹正淳却不知道自己在朱无视心中的危险等级又提升了一个层次。他上前一步,高声道:“诸位大人,有事起奏,无事退朝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下无人出声。

    能拿到朝堂之上来谈论的都是大事,小事递个折子就行了,哪用得着商议?

    要谈大事,那就得看看这位的意思——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朱无视。

    叶君高坐龙椅之上,默默的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心中对朱无视的权势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。

    但是,朱无视心思阴沉,怎么可能会主动出头?早就安排好了人。只见朱无视微微一个眼色,旁边一位三品大员立马上前一步,说道:“兵部尚书杨宇轩在狱中中毒而死,臣怀疑他是被人谋害,而且,杨宇轩造反一案,疑点重重,臣恳请皇上,重新彻查此案。”

    有第一个开头,就有第二个。

    立马有人跟着跳出来,道:“杨大人被抓进东厂后没过几天就死了,可见绝对是东厂刑讯逼供害死了杨大人,臣恳请彻查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杨大人一个月前骂过曹公公一句。肯定是他怀恨在心,谋害置死。”

    “曹正淳残害忠良,臣恳请废除曹正淳!将其杖毙!”

    一个接一个,一个比一个说的严重,叶君怀疑,要不是这群家伙打不过曹正淳,恐怕能冲上来把曹正淳打死。历史上被愤怒的文官打死的太监也不是一个两个。

    曹正淳气得老脸涨红,但是他本就不善言辞,哪里说得过这些靠嘴皮子吃饭的文官?最后气的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叶君也有些头疼,他清楚,杨宇轩被抓进东厂死了,肯定和东厂脱不了关系,但是也不全是曹正淳的责任。其实东厂早就被渗透了,是谁杀了杨宇轩,曹正淳还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,人死在东厂,这口锅他就得背。

    正好,叶君也有自己的计划,借机道:“此事我已经知道了,杨大人贵为兵部尚书,死的蹊跷,这事确实得严查。还有,东厂最近也确实无法无天了,连兵部尚书说抓就抓。杨宇轩一案,交由大理寺彻查,东厂上下,凡是有牵连者,严惩不贷。曹公公,你管教不力,朕罚你一年俸禄,面壁思过一个月,你们东厂不要再给朕惹出乱子,要不然朕要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曹正淳神情似乎有些悲戚。

    退朝!

    出了大殿,一众文官弹冠相庆,这是这么多年来,他们对东厂的第一次胜利。想到曹阉狗那张哭丧的脸,众大臣觉得像是六月吃冰一样舒坦。

    唯有朱无视,面色微沉,总觉得皇帝这么轻易就处置东厂有些不对。不过,大理寺彻查东厂,可以趁机狠狠的打击东厂的势力,绝对是件好事。